维_

露と落ち
露と消えにし

【鹤一期】线香花火

想写一个没有什么意义的鹤一期谈恋爱,对的,就是谈谈恋爱,不要虐(。没什么实质内容……拖了很久因为一直想不到结尾(。

没问题的话请往下看><

=====

  熊本城的夏日近日来愈发的炎热了,且不说像长曾弥虎彻和陆奥守吉行之流的平日就敞胸露怀的刀剑们早就大声地一边埋怨着一边坦然地脱掉了上衣,就连素日里坚决要保持风雅而每日仍旧裹着许多层的歌仙和汗流浃背也坚称自己不热的长谷部也不得不妥协地脱下了外套。

  一边嘟哝着“要是能装空调就好了”,一边从万屋购入了大量冰块的审神者,终于在隔靴搔痒地就着冰块扇了几天扇子之后放弃了挣扎。

  不怎么受炙热影响的,似乎只有每天静心打坐的江雪,还有从早到晚都在淋瀑布修行的山伏。

  一日,青江声称自己有解暑的法子,喊了本丸里的付丧神们聚在房间里,燃了几根昏黄的蜡烛,身上惨白的寿衣显得更是渗人。

  “说到夏天,就是那个啊……对吧。”大脇差金色的眼睛在明灭的烛光下微微眯起,故意压低了的声音听上去多了几份蛊惑,“鬼故——事!”

  胆子不怎么大的短刀们被陡然提高的音量吓了一跳,忍不住就尖叫了起来。门外路过的石切丸提着刀跑进来,只看了一眼,便一边喊着“拔除不净!”一边挥刀向青江砍了过去。

  百鬼物语没能成功举行,大家又讪讪地回到了整日变着法儿降温的日子。最过辛苦的莫过于是有着十几个弟弟需要照顾的一期一振。短刀们午睡时,时常能见到几个担任兄长的人,举着扇子在一旁替他们扇凉。

  鹤丸国永推开短刀房间的门时,正巧房间里只有一期一振一个人在照看。夏日里也仍旧衣装整齐的青年似乎没有注意到鹤丸国永的到来,夏日正午睡意催人,正襟危坐着的青年此刻也有些困乏,只是手上给弟弟扇凉的速度没有怠慢下来。

  鹤丸放轻了脚步,走到青年身后,用自己带着凉意的手掌捂上他的双眼。

  一期一振的身体似乎微微僵住了,却似乎没有太过于惊讶。鹤丸从背后看不到他的神情,但青年似乎是轻笑了起来,长长的睫毛在自己的掌心中颤抖,拂得心底也微微瘙痒。

  “鹤丸殿吗?”

  还没有待他问出那句猜猜我是谁,青年就压低了声音问道,却掩不住其中的笑意。

  “没有吓到你,是我失误了。”他放下捂在一期一振双眼上的手,重新坐到了青年的身边。说了几句话之后的一期一振似乎也精神了一些,挺直了脊梁,琥珀色的双眼看着只穿着一件单衣的鹤丸。

  “鹤丸殿看着似乎不怎么觉得热?”

  “哪里,我才刚结束田当番,热得受不了了,洗了个冷水澡才过来找你。”鹤丸一边笑着对他说,一边伸出手去握住了一期一振的手。也不知是他的体温太凉,还是青年的手心太热,只觉得那温度像是一尾蛇,攀着互相触碰的皮肤就爬了上来。原本并不觉得太热的鹤丸似乎也感到身体有些发烫,但他只是紧了紧手心的力度,没有放开。

  一期一振没有说话,也没有挣脱开来,更像是年长的哥哥在任由一个幼弟向自己撒娇。鹤丸倒也并不在意,他变戏法一般从身后掏出一把团扇,帮着一期一振照顾粟田口的短刀们。

  “……给您添麻烦了。”

  “无妨无妨。”鹤丸摇着扇子,脑袋也跟着摇扇的节奏,像书生似的轻轻摇晃,“数日没有好好跟你独处,此刻正是时候。”

  说完偷偷看了一眼身边正襟危坐的一期一振。青年的神情倒是泰然,只是耳尖似乎微微发红了。“您在外面被日头烧坏了脑袋?”

  “哈哈哈哈哈……你会这么说真是吓到我了,反而不知道该回答你什么好……”

  稚童们贪睡,等到都悠悠转醒,闹腾起来的时候,湛蓝的天幕已经染上了些许橘红的夕烧。远征的刀剑们也回来了大半。渐落的太阳带走了让人难耐的炎热,空气中透出的一丝清凉也振奋了刀剑们颓然了大半天的精神,本丸里似乎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一期,鹤丸,来得正好。”审神者难得地显得兴致盎然,把双手一拍,说道,“今晚来开个烟花大会吧!”

  夏日的夜晚带着白日里感受不到的奢侈的惬意,庭院里忽明忽灭的萤火如同从夜空中跌落的星辰。嚷嚷着想要开祭典的短刀们拉着审神者的衣袖,催促着他。一期一振坐在廊上,出神地看着顽皮的弟弟们,突然感觉脸颊一凉。他抬起眼来,一只白瓷的杯子递到了面前。

  “次郎殿下特地贡献出来的好酒,只是喝一点的话,没问题吧?”

  鹤丸盘膝坐在了他的身边。说是好酒,也许是因为他已经尝过了,身上带着极淡的一阵酒香,像是梅的味道。一期一振不知为何想起了冬雪中凛然的白梅,有些恍惚地觉得,跟身边的这个人有几分相像。

  “恭敬不如从命。”

  他接过精致的酒杯,仰起头一饮而尽。唇齿间的梅香四溢开去,从身体中缓缓地升腾起一股暖流,熏得人有些发晕。

  鹤丸看着身边的青年一瞬间地失神,琥珀色的双眼渐渐漫上了朦胧的水气,脸颊也有些发红,觉得有几分好笑的同时,又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地揉了揉他水色的头发。

  明明酒量差得惊人,却又偏偏逞强装得豪气,这样的一期一振,似乎还是第一次见。

  兴致高涨的审神者给本丸的刀剑们分发能举在手中的烟火。初燃起来之时,那火花只是一点一点地向外冒头,却很快就带着热烈的“噼里啪啦”的声响,迫不急待地迸发四溅。第一次放烟花的短刀们像是见了什么稀奇的东西似的睁大了眼睛,发出惊叹的声音。院子里被线香花火的光点亮,惊飞了落在花树间的萤火。

  鹤丸微微扭过头,视线落在那有些晃神的青年身上。绽开的火花如同蓬勃茂密的松叶,金色的光线落入他琥珀色的双瞳中,如同被松脂温柔地包裹住的繁星。

  一期一振似乎感觉到了鹤丸的视线,他带着些许迷茫转过头来,一只微凉的手却覆上了他的眼睛。他微微一愣,却听到鹤丸压低了的声音,带着笑意:

  “嘘——”

  与眼睑上的手心一样,落在双唇上的吻,也带着些许凉意,隐约间,还有梅的幽香。

火花四溅的声音渐渐落了下去,手中的烟火如菊一般散落。庭院里一时间只剩下四处飞舞的萤火,抖动着翅膀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覆盖着双眼的手拿开了,唇上的酒香却似乎还在。一期一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耳边却突然传来巨大的轰鸣。他抬起眼,火树银花接连不断地绽放在深蓝的夜幕之中,随即又如同流星般散落。

  “鹤丸殿——”他急急地开口,耳畔的轰鸣却让他连自己的声音也听不真切。但身边的那个人却转过了头来,唇边带着深深的笑意。

  又一朵巨大的花火在天际绽开,鹤丸唇边的笑意似乎更浓了,他微微启唇,金色的瞳中盛开漫天的金银,最后都它们都稀稀落落地散了,一片清明的瞳中映出眼前的青年因为染了酒气,脸颊微微泛红的模样。

  “一期殿……”

  “什么?”

  一期一振微微倾身,白发青年的唇贴在他的耳畔,他吐出的一字一句,都染上了梅的香气。在同僚们的喧闹声中,狡猾地,径直地,落入了一期一振的耳中。

  “这颗对您的倾慕之心,该怎么办才好?”


END

评论(1)
热度(38)

© 维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