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_

露と落ち
露と消えにし

【帝韦伯】It's a long long journey

  “喂,Rider!”

  “唔——”

  “喂Rider!!”

  “哦哦!怎么了,小子?”

  “……走不动了。”

  

  后来韦伯·维尔维特回忆起那天晚上,才觉得那条路实在是太短了。

  稀疏的星点和朦胧的月光,空气里弥漫的灰尘和泥土的气息,以及视野中大片热烈厚重的火红,在他往后的岁月里,每一次关于那一晚的回忆,都清晰得让人惊讶。

  如果可以……如今的埃尔梅罗二世鲜少会有的几个被他自己看作“没出息”的念头之一,就是希望那晚的那条路,没有尽头。

 

  严冬时节的冬木市夜晚理应冷得刺骨,而人烟稀少的郊区山路上就更是如此。韦伯站在那条落满了碎石而硝烟未散的斜坡上,看着远方的城市里明灭稀落的灯火,悄悄地用冻得僵硬的手指捏住了衣服的下摆。

  若不是为了保护他,Rider的神牛刚才应该已经碾碎了骑士王的头颅。

  说不清楚心里那些翻滚肆意着的情绪,少年呆立在原地沉默地眺望着这座陌生的城市,任由冷峻得仿佛夹杂着冰屑的风刺痛瞳孔。他用力眨了眨眼睛,眼前那道金色的光芒还挥之不去,像是一张透明的纸膜黏在了瞳孔上,眩得他太阳穴刺跳着疼痛。

  被汗水浸湿了的衬衣紧贴在皮肤上黏腻得难受,最要命的是,风似乎正在从每一个受热后张开的毛孔里灌进身体内部。韦伯能听到自己的牙齿在打颤,他于是紧紧地攥住了那不怎么结实的拳头,仿佛这样就能压制住身体里的不安和躁动。

  神威车轮被破坏得连碎片都不曾留下,他们只好徒步回到市区。在不知道走了多久没有止尽地蔓延盘旋着的下坡公路后,韦伯似乎已经快要感觉不到自己的膝盖了。他停了下来,看着前方那个高大的背影,一袭鲜红的战袍随着疾风猎猎翻飞。Rider的脚步很大,每一个起落里都带着王者的豪迈与稳健,他几乎要小跑着才能跟上对方的脚步,脚后跟在水泥路上摩擦得烫了起来,少年活动了一下脚腕,懊恼地皱起了眉头。

  这条路太长了,他想,每走一步,都能切身感受到自己的软弱和无力。

  “喂,Rider!”他扯着有些干涩的嗓子喊住了自己的servant,呼啸的夜风让他几乎快要听不到自己的声音。男人停下来脚步,回头看着身后气喘吁吁的少年,咧开了嘴角:

  “这么点路就不行了吗小子?!所以说叫你平时多锻炼嘛,这样也能长高些了啊!嗬哈哈哈哈哈!”

  “什——!”似乎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少年有些气急败坏地噎住了。他抱住双臂,有些烦躁地问道:“说起来我们好像已经走了很久了,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到……你居然说‘这么点’……”

  “啊?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吧。”Rider用宽厚的手掌将面前的少年在北风里被吹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揉平,满不在乎前方未知的路程般的笑了笑,“反正总会到的。”

  “就算你这么说啊……”韦伯叹了口气,罕见地没有挥开头顶那只似乎又把自己的脑袋当成了离合器的大手,“啧,还不是都怪你!”

  “哦?将莫须有的罪名怪罪到朕的头上可是会吃大亏的哟小子!”

  “什么啊!还不是你步子太大了,我可是费了很大劲才跟上啊……”

  少年垂下了眼睑,带着些许抱怨的语调渐渐低了下去。从Rider的角度,能看到他柔密的睫毛在眼窝投下一小弧阴影,有些不安地颤抖着。少年有些颓然地蹲了下来,将脸埋进了自己的膝盖间。

  这条路……果然还是太长了。

  说起来,自己似乎一直走在这个人前面,即使在战车上的时候躲在他宽大的披风后面,抬起头也能看到他如同山一般坚定的背影。而像现在这样走在他背后,努力地追赶着他的脚步,还是第一次。

  这样无能为力的自己,哪怕穷尽一生,也是追不上他的吧。王的御驾旁应该是能与之共同迎敌的英雄,王的身后应该是与之怀抱着同样宽广的胸怀无畏前进的勇士,而不是只是握着卑微得羞于启齿的愿望的自己。

  没有比征服王更适合握住最后的胜利的人了。他想,不,我希望他能获胜,继而去征服,我也想要亲眼见证他所相信的奇迹。

  “怎么了小子?跟上朕的脚步就这么累吗?”

  韦伯感觉到头顶的那只大手安静了下来,他在一片漆黑里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那手心里一路蔓延到身体各处的温度。冻僵了的身体似乎慢慢暖和过来了,他这才抬起头,直视着对方赤红色的瞳孔。

  啊啊……像是千年来不曾熄灭的战火一样,仍然烧燎着他曾征服过的每一寸土地,跃动的火苗传颂着王的事迹。

  移不开视线。也不想移开。

  “才、才不是……”

  “那就让小子你走前面好了!”Rider拍了拍少年薄弱的肩膀,撑起了身子,“怎么了?站不起来吗?”

  “吵死了,脚麻了,让我蹲一会儿。”

  韦伯将侧脸颊枕在膝盖上,转过头去看走向了公路边缘的Rider。深蓝静谧的夜空中央被素雅的月光镀上一层鹅黄,远处正渐渐陷入沉睡的冬木市就在他们脚下。他看着Rider伫立在无垠夜空下的身影,不知不觉屏住了呼吸。钢筋铁骨的森林似乎幻化成了波涛涌动的汪洋,风的呻吟渐渐变成了潮起潮落的碎语。在他面前,在Rider面前,他们脚下的大地变成了世界尽头的海洋。

  而少年的瞳孔深处刻印下的,正是站在世界尽头的奇迹前的,王的英姿。

  他站起了身。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呐,Rider。”

  “哦?小子,已经没事了吗?”

  “嗯,走吧。”他沉默了一下,有些难为情地抓了抓头发,“你走前面吧。”

  “刚才不是还抱怨说朕的步子太大了吗?哈哈哈哈!怎么,小子?有跟上来的自信吗?”

  “行了,啰嗦。”他小声反驳道,“你向前走吧,我会跟上来的。”

  是的,我也想跟随着这个人,跟随他到梦中低语着的那片海,一直到这双脚再也无法走动,这个身躯消散成灰烬为止。

  为此,不管多么艰难,我也想要跟上这个人的步伐。

  也许一开始会落后会跌倒,但总有一天我会追上你的足迹,抵达那片世界尽头的海洋吧。

  所以,Rider,你不用停下脚步,不用回头等我。

  I'll catch up.

                                                                       -END-

评论
热度(31)

© 维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