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_

露と落ち
露と消えにし

【贾尼】Artificial Memory

 “先生,我们的能量已经不足以支撑返回的路程了。”

  人工智能机器没有起伏的男声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在耳边响起这样的警告了。也许只是心理压力带来的错觉,斯塔克开始觉得手里的核弹有些发沉,落在手里像是要拿不住了似的。他在闷热的头盔里哼笑了一下,反而加速了起来。

  “你可以省下刚才那句话的能量让我再飞几米。不过算了,反正你已经说出来了,也不会少块肉……不过也不一定,你说我们摔下去之后会变成怎样,还是说在传送门关上前没来得及回去只能变成宇宙垃圾?”

  “根据我的计算……”

  “好了好了,J,这个时候就安慰一下我吧。”打断了智能管家一丝不苟的语调,斯塔克反而觉得轻松了一下。头盔内激荡着的只有他一个人粗重的喘息,可是无论何时开口都能得到的回音,却让他意识到了在奔赴这有去无回的战场时,自己并不是一个人。

  虽然严格来说,贾维斯只是一台机器。

  压迫感从胸腔退落了不少之后,斯塔克还是忍不住打破了沉默,他扭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说道:“贾维斯,你这下可是要跟我死在一起了啊。”

  “我是您制作的智能机器,跟您死在一起是我的荣幸。”

  “那当然,如果你不这么说我回去就拆了你。”他紧盯着手里的核弹,扯起嘴角,轻轻“嘶”了一声,肌肉的运动牵动到了脸上的伤口,明明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痛楚,可这时不知道怎么就被无限地扩大开来了。

  “先生,虽然不想提醒您,但我们大概已经回不去了。”

  “还真是呢……你也太冷酷了,这个时候骗一下我也好。”

  “最后百分之十的能量。”

  “贾维斯……?”

  “先生?”

  “我这下……可是名副其实的英雄了啊。他们回头得给我立一座碑才行,我的名字要用烫金写在上面,那个外星人每年都必须来地球看我一眼,他们得把我的墓地好好保护起来我可不想被班纳给毁了,美国传说就随便了不过千万别穿着他的战斗服来看我,我怕我会吐……”

  斯塔克絮絮叨叨地说完,智能机器却没有回应他,只有还亮着荧光蓝的屏幕证实着他所剩无几的能量还没有耗尽。

  灰蓝色的天空中心破开的那个大洞就在眼前,仿佛巨兽贪婪的大嘴,生生破开了两个世界的平衡,来自另一个空间的生物不断侵入着无法进行反抗的地球,散发着火药和烧焦皮肉味道的烟雾像网一样包裹住曼哈顿,斯塔克在机械的轰鸣里隐隐听到云层地下传来浩克的吼声,但他没有回头,而是直直看向了那个洞口。他想,这一次真的就是结束了,钢铁侠的荣耀,托尼·斯塔克的荣耀,这一刻都将以最盛大的形式画上终结的句号。

  那可太好了,我可不喜欢平淡的结局。

  “先生?”

  一直沉默着的人工智能机器终于开口了。斯塔克微微一愣,听到那把本应该是毫无感情的男声用人类一般,在选择了自己的末路时坦然的声音说道:

  “您一直都是英雄。”

 

  托尼·斯塔克有些焦躁——并不是隐忍的——他已经毫不掩饰地将那种厌恶表露在了脸上,比如将那个不断把手搭到他肩膀上去的国会议员的手不断地推下去。对方倒似乎是什么都没有察觉,一直絮絮叨叨地讲着“你把你开发钢铁侠的技术贡献给国家,你不是真正的爱国者吗?我跟你说blablabla”诸如此类。他尴尬地偏开了头,对方口腔里那种廉价雪茄的味道让他很难受。

  侍者将车钥匙交给了他,他终于松了一口气一样,从肩膀上嫌弃地拂开那只肥肿的手,将墨镜推上鼻梁,挑起眼梢去看国会议员一瞬间变成酱紫色的脸。

  “斯塔克,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喝你的酒了吗?”他夸张地耸耸肩膀,又沉下下巴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而且我通常都不会错——没有啊。”

  议员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他竖起一根手指,几乎要戳到斯塔克的胸脯上去,死死地盯着那双充满戏谑的浅棕色眼睛,用似乎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愤怒的声音告诉他:“你别太得意了,斯塔克。总有一天你会失足从高空摔下来的,国家到时候可不会帮你一把。”

  “哦哦,拿开你的手。”他像赶走一只恼人的苍蝇一样一下拍开了那只手,“第一,我一般不会管那个叫失足,我管它叫绊了一下或者踉跄了一下,随便你怎么说。而且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你以为我会坐在地上哭吗?第二,我讨厌人家用手指指着我,特别是国会议员。”他思考了一下,又补充道,“特别是你。好吧……”他没管对方已经彻底黑下去的脸色,拉开车门兀自坐了上去,“只有你。”

  马达发出一阵嘶吼,将那名国会议员气急败坏的喊声抛在了身后。斯塔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摁下了一个按钮。车窗缓缓地落下来,从缺口涌进来的风让他觉得清醒了一些。

  “这可不是第一个装模作样的跟我说‘爬得越高跌得越痛’的人了。”他朝空无一人的车内说道,却不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轻柔,“我?托尼·斯塔克?摔下来?不不不你们想都不用想。”

  “先生,很高兴看到您有这样的自信。”

  狭小的室内空间响起了电子机械平板的声音,斯塔克似乎很满意听到这个回答,搁在方向盘上的手指顺着收音机里的DJ音乐打起了节拍。

  “你可记着了,贾维斯。如果有一天我不再站在高处,那必定是我自己选择走下来的,没有人能把我推下来。”

  “明白了,先生。这句话需要我录入我的收据库里吗?”被称为“贾维斯”的智能机械打趣一般地回答道,“以防万一您忘记了这句富有责任感的发言。”

  “别——等等,我改主意了。你还是录进去吧,听上去很帅,不是吗?”

  “是的,我也认为这是句非常酷的发言。”

  贾维斯似乎轻笑了起来,斯塔克挑起眉梢,细碎地念叨起来:“我不知道原来你还会笑。”

  “我是您亲自开发的,即使能做到‘笑’这一举动应该也不是值得吃惊的事情。”

  “哦那你是说我平时的生活太无聊没有让你觉得有趣的地方……”

  “不,只是我认为我和波兹小姐都是在收拾您愉快之后的后果,先生。”

  斯塔克愉快地勾起了唇角,他将收音机的音量按钮向放大的方向旋转了一些,跟着旋律轻声哼了起来。贾维斯似乎也察觉到了他的好心情,沉默着没有说话。

  被自己开发的人工智能软件逗笑听上去似乎是很傻的事情,可斯塔克莫名地觉得开心,有自己思想的贾维斯正是他的开发技术有过人之处的证明,他的贾维斯并不仅仅是冰冷的机械,而是更接近人类的存在。

  “先生,菲利探员预约了您今天下午三点钟的时间。”

  “呃……告诉他我……呃,生病了。”

  “先生,上次您也是用的这个借口。”贾维斯犹豫了一下,问道,“我建议您见他一面听听他的说辞,您正是需要交些值得信赖的朋友……”

  “呃?不不不我不习惯团体合作,更别提他那个怪物男孩乐团了。怎么?一个睡美男加一个科学怪人——呃,怪物——加一个不知从哪个神话里冒出来的神?来拯救地球?实话实说这个故事太烂了就连罗德也不会信的……”

  见贾维斯没有回话,他又满不在乎地说了下去:“说个老实话,现在谁能相信谁不能,我已经不确定了。所以,J,我只相信你。”

  智能机械似乎想回答什么,但狭窄的车空间内只有一片长久的寂静。

  “快回我些什么不然我觉得我要开始害羞了。”斯塔克将车窗开大了一些,将手肘搁在窗檐处,咧开嘴角。

  “……我的荣幸,先生。”

 

  “最后百分之七的能量。”

  “这可是华丽的落幕啊,J。”从头盔看出去的景致已然完全不同,浩瀚的星系碎钻一般洒落在深蓝色的空间里,除了手上那枚核弹发出的嘶吼,斯塔克几乎什么都听不到。

  “很适合您,先生。我记得您说过,如果有一天您从高处落下,一定是因为这是您自己的选择。”

  “没错,这是我的选择,而且这个结局我也很满意。”他看着已经黯淡了一大半的显示屏,突然说道,“贾维斯,你为什么老喊我先生?让我猜猜,因为尊重?”

  “因为系统设定,先生。”

  “哦……哦好吧。”斯塔克讨了个没趣,懊恼地撇了撇嘴角,可他很快又恢复了兴致,“贾维斯,你为什么不叫我的名字试试?”

  “这个要求恐怕有些困难,我的系统并不是这样设定的,先生。”

  “别喊我先生了。”斯塔克有些急了起来,显示屏显示能量就要归零了,他用尽全身力气,最后将手中的核弹送了出去,“我可是快死了,等一下掉下去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来吧,喊一声吧宝贝儿。”

  “先生……”

  “你……你该不会是在害羞啊?!”

  “很抱歉,可是您并没有给我设定这一功能。”

  “我猜也没有。”带着毁灭能力的核弹冲向了那巨大的飞艇,斯塔克觉得浑身都放松了下来,他有些犯困,止不住地想闭上眼睛,“J?喊我的名字。”

  “……斯……塔克……?”荧光蓝的电子屏幕开始闪烁,贾维斯断断续续的声音也不知是因为能量不足还是他自身的犹豫,一向冰冷的男声此时仿佛带了些难以言喻的不舍,含糊不清地,断断续续地重复着那几个音节。

  “斯……尼……托尼·斯塔克……托尼……”

  随着最后一个音节落下,斯塔克眼前的显示屏彻底暗了下来。盔甲某一处响起来电源切断一般的声音,他似乎在空中划出了一个长长的抛物线,然后开始了无止境地下坠。

  可斯塔克没有错过最后贾维斯发出的声音。他有些得意地笑了,疲惫的脸颊凹下去一个浅浅的酒窝,温柔的睡意海潮一般席卷上大脑,可他的神情仿佛听到了最亲切的呼声一般。

  “谢了,J。你是我最好的发明。”

 

                                                                   -END-

评论(3)
热度(39)

© 维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