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_

露と落ち
露と消えにし

【帝韦伯】埃尔梅罗二世书信·其一

吾王敬启:

  早上好,吾王。今天是这个学期的最后一天了,弗拉特那小子大概早就溜出去哪里旅游,不得不说这一点他跟我还真像——虽然这么想想难免有些火大。

  是的,我现在也正在开往别的城市的火车上。因为离新学期开始只剩下几天了,还有成堆的试卷和论文要批改,无法去太远的地方,不然还真想再去一次希腊。

  最近关于地脉异常的论调越来越多了,魔法协会内部已经有些开始不安。我也做了些调查,似乎并不是空穴来风,圣杯似乎要在美国降临了——说是圣杯也不完全正确,更像是冬木的圣杯战争的系统复制体,虽然劣质可更为恶劣,恐怕又会再次掀起争端吧。

  ……这里有一件现在只想告诉您一个人的事情,尽管不可否认的是,倘若没有圣杯,我根本无法与您相遇。可是这种建立在如此庞大的牺牲上的邪恶力量,根本不应该存在。人类早该学着不去依赖所谓的奇迹,靠自己的双脚去实现愿望了。所以,我和远坂家的家主,现在正有意联合将大圣杯拆毁。

  这听上去可真不可思议,毕竟是从这个只有四阶的我的口中说出来的啊。我已经可以想到时钟塔那帮老头听到这个打算后的表情了。说实话,就连我自己现在也没有把握能不能做到,但是不去尝试的话,可是连失败的资格都没有呢。

  您会支持我的吧?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如此笃信着。

  还有另一件事,弗拉特那小子竟然hack了关于美国圣杯降临的会议——真希望他能把这天赋用在别的地方快些毕业,我也好图个轻松——尽管这次会议只是初步分析,还没有完全确定圣杯战争将要开始,可他已经向我流露出想要去参加的意愿了。如果他和我一样幸运,遇到了能指引前进之路乃至影响一生的人并且活下来的话,无疑马上会以王冠阶级毕业吧。这也正是我矛盾的地方,虽然我的劝阻并不管用,这小子竟然像当年的我一样,拥有着愚蠢的一腔热血,认为为此战死异乡也是光荣无憾的,这可真是让人伤脑筋,我现在多少也有些理解当年老师对我的心情了。可我毕竟只是他的导师,如果他执意要去参战的话,到头来我也许还是无法阻止。这小子毕竟比年轻时的我资质要好太多,如果抽中好签的话,兴许真能闯出一番天地。但倘若弟子死在了这场不对劲的圣杯战争里,我不知道找什么借口才能原谅自己。

  如果此刻您在我身边,一定能给我建议吧。

  这么说起来,我想向您描述我最近的一个梦境。

  这个梦就像我的另一个人生——倘若我没有参加圣杯战争,那么这大概就会是我的人生吧。是的,我梦到了没有遇到伊斯坎达尔的韦伯·维尔维特的一生。

  梦的前半段正如我幼年的人生一样。我似乎从未有过机会向您提起我的母亲。她并不希望我踏入魔术世界,她只是希望她的儿子能够作为普通人幸福地活下去。这个几乎没有什么魔术回路的女人将她全部的爱都给了我,作为母亲,她是一流的。可是当时的我却沉浸在被禁足魔术世界的失落和愤怒里,现在想起来,其实我的童年并没有受到过什么大不了的痛苦,这大概得归功于我的母亲对我的保护。只是现在想感谢她也来不及了。这已经是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那么我多少希望她能为如今的我感到些许骄傲。

  话题又有些扯远了。那么正如我所提到的,这个梦是我的另一个人生——韦伯·维尔维特进入了时钟塔学习后,在肯尼斯教授的那堂让他受挫的课程之后并没有成功拿到那个从马其顿寄来的包裹。他像躲避风沙的鸵鸟一样将自己埋在宿舍的被子里,愤怒地小声咕哝着,渐渐地被睡意包围。醒来之后,尽管还有些愤恨老师,可是仍然好好地收拾好了东西去上下一节课了。

  雷同的日子在时钟不断旋转的指针下过去,在肯尼斯走后,类似的嘲笑他又从别的导师那里经历了好几次。他的魔术回路仍然很青涩,他仍然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成为大魔术师,他仍然想要那些所有曾经瞧不起他的人,看到他最终站在时钟塔顶端的模样。

  怀抱着这些梦想的韦伯·维尔维特以平凡的成绩从时钟塔毕业了,温室里的小子终于被推到了真实的世界里接受洗礼。他慢慢地学会了收敛那些没有底气的嚣张,也渐渐地接受了自己贫瘠的魔术回路无法让他在成为大魔术师的梦想上前进更多。韦伯·维尔维特放弃了自己天真的理想——就像他一直以来一样,在现世的负担太过沉重时,将自己的脑袋埋到沙子底下,让沙尘暴在头顶肆虐,自己便可以闭上双眼堵住耳朵不闻不问,沉浸在自己大魔术师的幻想里——只是这次他是从这个幻想里醒过来,躲进了另一个壳罢了。他被现实击败了,甘于他从前所不齿的平凡,也许这样反而让他轻松了一些。在底蕴贫乏的家庭出生的见习魔术师如同他的家族一样碌碌无为,不为所知地渡过了下半生,最终默默无闻地永远闭上了他的双眼。

  听完这个梦境的您会笑我吗?告诉我这只是一个梦境,我的人生早已走向跟这个梦境截然相反的道路。您说的没错,我早已在19岁那年踏上了不平凡的旅程,甚至现在已经走远了太多。前路尚且漫长而未知,又何苦陷在一个虚无的梦里呢?

  可这却本该是韦伯·维尔维特的人生。

  您知道吗?有时候我会忍不住想,倘若没有遇见您,韦伯·维尔维特现在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也许正如梦境所示一般,平凡而庸碌,哀叹自己的无力,沉浸在他大魔术师的梦里,却随波逐流地潦草了结一生。可正是因为您,翻手覆掌间我看到了从前自己所未见过的世界。您让我认识到了自己的渺小,可也因此渴望变得更强大;您告诉了我身体的弱小并非羞耻之事,内心的懦弱才真正讳莫至深。若没有跟真正的王者同赴战场,不知道何时我才能找到属于我自己的战场。埃尔梅罗二世之名未必会是我的头冠,如今这些铭刻在我的灵魂里的,让我足以无愧于见您的功绩,也不知道是由谁写下。

  ……可谁知道呢,也许即使没有遇上征服王伊斯坎达尔,韦伯·维尔维特也会成为埃尔梅罗二世。也许不谙世事的小鬼终有一天认识到了自己的极限,也辨认清楚了自己的方向。也许他会朝着完全不同的目标进发,直到有一天自己的名讳也被铭刻在历史上吧。

  就像我现在正在乘坐的这趟列车,有不同的出发时间,有不同的发车地点,也有不同的中转站,可最终它们都会到达同一个目的地。如果我分别搭乘每一趟不同时间地点出发的列车,想必途中我所见的风景都各有所异,绝不会有完全相同的景致。可也许有一条线路,在恰好的时间地点出发,它会向乘客展示最美的风景——穿过零星牛羊的牧场,白雪皑皑的淡蓝山脉,闪烁隐约星火的隧道以及沉睡在清晨微光里的城镇,最终——抵达无边无际的大海。

  错过的风景便是永远错过了,无法倒退的人生就只能留下无尽的悔意。可同时,因为不能回头,所以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所以即使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偷走老师的圣遗物——尽管毫不光彩,可我还是希望能与您相遇。否则我所错失的,必定会成为我人生里的一个缺口。即使我不知道,它也会在那里,那将会是我一生的缺憾。

  我多么庆幸自己乘上了对的列车,没有错过最美的风景。

  那么,即将到站的广播已经响起来了。尽管每次都有很多话想要告诉您,可每逢落笔都变得杂乱无章,大概是想要说的话太多了,那么还是等我们再会时,我再一一向您描述吧。

  愿在无尽之海与您相见,吾王。

                                                                  您忠实的

                                                                      韦伯·维尔维特

 

P.S.

  ……I miss you.                                                         

评论(1)
热度(26)

© 维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