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_

露と落ち
露と消えにし

【兰雁/角色崩坏,慎】黑暗的魔剑士卡利亚

  日本进入秋季以后,夜晚的风总是夹杂着一丝丝透骨的清凉,雨后空气隐隐夹杂着的清新泥土味也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兰斯洛特倚在阳台上,看着眼前延绵不尽的灯火通明的城市,将手臂换成更加舒服的姿势,继续眺望着窗外的风景。

  明天就是新学期的开始了,对于班上会遇到些什么人,在这种时期不论是谁都会不免有些期待。兰斯洛特也不例外,对于放弃了离家不远,附近又有树林和湖水这样环境优良的学校而远赴这个小镇来读书的他来说,将要面对完全不同的人和事,确实让他有些紧张和期待。

  而至于他为什么要做出这个选择——说起原因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他不想再碰到高中时的那帮同学了。一个也不。

  想起黑历史实在是让人恨不得抱着被窝打上几个滚咆哮一下自己以前的愚蠢,但思绪的线头一冒出来,连兰斯自己也阻止不了自己想下去。

  说起来高中的时候其实是有一群好哥们儿的,但那个时候的兰斯洛特不知是受了什么影响,虽说人长得帅,运动和脑筋又都是一流的好,按理来说无论是暗恋他的女生,还是关系要好的哥们儿都是不少,直到有一天放学,高文一不小心将兰斯洛特视为珍宝的日记本弄掉在地上,翻开的内页出现了这样的话——

  

  “格尼薇尔小姐——不!请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作为一个骑士,这种等同于背叛王的行为是不允许的!但……我却没办法就这样舍弃对您的思慕……啊!我的王,为何不责备我?!为何不惩罚我?!为何要让我被罪恶感夜夜折磨……总有一天,我会因悔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和不忠而坠入狂道……啊啊啊啊啊啊——!”

  

  太阳一开始下山脑子就会开始不好使的高文同学看完之后,乐呵呵地就把日记本给了其他的兄弟看,最后这本日记终于传到了作为主角的亚瑟和格尼薇尔手里。无辜无助的格尼薇尔红着脸表示自己只是因为刚开始跟亚瑟交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有时候上课会回过头去看看但亚瑟坐在兰斯洛特后面那桌不免就会视线相碰而她就会礼貌性的笑笑……

  “兰斯想太多啦。”她最后说。

  “这家伙,以为自己是亚瑟王传说里的骑士呢,呵呵,哥们儿可真逗。”

  “兰斯洛特那家伙有中二病”这样的传闻很快就在学校传开了。第二天被哥们儿用微妙的眼神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并且最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兰斯洛特知道后,再也没敢跟他们说上一句话。

 

  “嗷嗷嗷嗷嗷嗷——”太过羞于启齿的往事让兰斯洛特忍不住对着虚空的夜里抱着头懊恼了起来。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做更深入的细想,眼前的城市突然被什么分割成了两半。仔细一看,一根绳子正从楼上垂下来,剧烈的晃动显示着正有什么顺着它爬下来。

  兰斯洛特吓了一跳,很快,阳台上方的边缘出现了一双脚,晃晃悠悠地似乎找不着落脚点。不知是不是那双削瘦的脚和宽大的裤管引起了他的怜悯,总之兰斯洛特鬼使神差地就把双手伸了出去,托住了那双脚。

  那双脚倒也真不客气,摸索着就站稳了,随即又顺着兰斯的手掌踩到了他的阳台上。兰斯洛特抬起头,一个清瘦的青年正站在他面前。银白色的发丝在夜风里不安份地翘起来,右脸颊上有交错突兀的伤疤,漆黑水亮的左眼和苍白可怖的右眼形成鲜明的对比,盯得兰斯洛特出了一身冷汗。

  “你……”如果不是眼前的青年太瘦弱,兰斯洛特几乎要把他当成贼了。他犹豫着朝那个青年开口,心想这该不会是离家出走与家庭不和的人吧。

  “没错,我就是你的master。”

  那个青年很快接上了他的话……虽然兰斯洛特完全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

  “喂,你到底……”

  “我的目的你不用知道!你所要做的只是服从——”青年潇洒地甩了甩左手,突然掐住了话匣子。他偏过头,看向有些发旧的蓝色兜帽衫上停息着的一只飞蛾,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飞蛾竟然也真的从他肩头上振翅飞走了。

  青年回过头,重新郑重其事地打量了一下兰斯洛特,又攀上绳子,一点点地向楼下爬去了。

  哇……

  兰斯洛特撑着身子从阳台看下去,只见那个青年落了地之后,捂住了嘴似乎是咳了几下,扶着右手臂一瘸一拐地走掉了。

  这哥们儿好有趣。兰斯洛特此刻深刻地体会到了鲍斯的想法。

 

  踏进新的班级的时候,一切正如兰斯洛特所想的,没有一张熟悉的脸孔。他乐得自在地拉开了座椅,撑着下巴看着乱糟糟的班级。这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用夸张的声调朝他打招呼道:

  “哟,我叫吉尔·德·莱斯,多多指教。”

  “哦哦……兰斯洛特·杜·莱克……”

  “喂喂,你觉得这个班里的妹子……怎么样?”吉尔用胳膊肘捅捅他,大的有些夸张的眼睛弯成一个月牙。

  “妹子……”兰斯洛特抬起头环顾了一下,随便朝其中一个抬了抬下巴,“那个不错啊。”

  “噢噢噢噢——!阿尔托莉雅!嗯!好眼光!但我的本命……目前可是那边那位贞德·达尔克哟!”后者点点头,毫不掩饰地给他指了一个梳了一条油光水亮的大麻花辫儿的女生。

  还没等兰斯洛特仔细打量,就有什么人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抬起头,不由得愣住了。

  “就是你吗?作为我的剑现世的servant——”昨晚的青年正站在他面前,他迅速低下眼瞄了一眼兰斯洛特桌子上的名牌,接着说道,“Berserker——兰斯洛特。”

  “……诶?”

  “汝乃被狂乱的牢笼囚禁之人,被混沌之雾遮蔽双眼侍奉于吾之左右,吾乃手握那锁链之人——!!咳咳咳咳咳咳!可恶!虫子又在体内闹腾起来了吗……好痛!给我停住,给我停住啊——!”

  青年用手臂环住身体蹲了下来,班里的人的目光也随着他意义不明的痛哭叫声将视线都转移了过来。正在兰斯洛特束手无措之时,那青年抬起了头,恶狠狠地盯着他,脸颊上竟然是有道血泪,从那只苍白的瞳孔缓缓流出来,而微微颤抖的唇角也有一抹骇人的暗红。

  在全班人的期待和青年凶狠的目光下,兰斯洛特只好讪讪地带着青年去了校医室。

  

  “喂,你还好吧?”

  将扎满了“血”的纸巾扔到垃圾桶后,兰斯洛特有些无奈地坐到了青年对面:“咳,那个……红墨水不要随便用啊真的会死人的,如果真的很需要的话……你下次还是用食用红色素吧。”

  青年的脸色一下子涨的通红,他似乎一下子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看才能掩饰自己的窘迫。最后他抬起手,把兜帽衫的帽子拉了上来。

  “喂,就算是秋天你这样穿也还很热吧?脱了吧……”没有多想的兰斯洛特伸手就去扯青年的袖子,对方却是浑身一颤,蓦地缩开了手。

  兰斯愣了。

  “哦?原来是这样吗?不愿对我宣誓效忠,却想挣脱主人的绳索,毁坏我的令咒吗?哼哼,但是契约已经结下了,你必须服从我的命令!”

  一只手瞬地伸到了面前,手背上一个由三道图案组成的纹样赫然呈于眼前!

  兰斯洛特叹了口气,伸出大拇指抹了抹,红色的图案马上就模糊了一大片。

  “都溶掉了哦。”

  “啊啊啊啊怎么会这样……我还以为绝对不会溶的啊……”

  呵呵……脸上的伤疤妆也溶了一点我到底要不要告诉他呢……兰斯洛特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的脑子也要坏掉了。他扶了扶额头,问道:“那个……你的头发和眼睛是怎么回事……”

  青年马上挺直了腰,用警惕的眼神看着他。

  “这副模样虽然丑陋,却是我成功修炼了间桐家魔法的证明!尽管体内的虫子现在也仍然折磨着我……但我——黑暗的魔剑士间桐雁夜——是不会放弃的!咳咳咳……一定要打败那个万错之源——远坂时臣!”

  兰斯洛特此时觉得当初高中的哥们儿们嘲笑自己实在是不无道理,他看着眼前的青年,深深地感受到了有中二病同学的苦。

  “那个……间桐雁夜同学?你的眼睛这样真的不要紧吗?”

  “什么?你居然能看到我这只眼睛的异常吗?”

  兰斯洛特一下子愣住了,难道自己看到了反而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吗?

  “你居然能看到我的魔眼……莫非是因为跟我缔结了契约的关系吗……”雁夜托着下巴点了点头,“好吧!既然缔结了契约,我也不该对你有所隐瞒。这漆黑的邪眼,拥有可以斩开黑暗的力量!”

  雁夜站了起来,用左手帅气地挡住了眼睛,朝兰斯洛特勾了勾嘴角。

  “要看吗?”

  “……什么?”雁夜脸上过分认真的表情让兰斯洛特突然觉得周遭的空气似乎都一瞬间冻结了起来,他下意识地咽了咽唾沫,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加速。

  难道……是真的吗?

  “哼……你可看好了,我的魔眼——哎呀!”雁夜突然蹲了下去,左手紧紧地捂住了眼睛,右手在地上摸索起来。

  “怎么了!”兰斯洛特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彩片掉了。”

  “……”


评论(1)
热度(28)

© 维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