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_

露と落ち
露と消えにし

【青手/T2】彷如一无所知的未来

   仿佛心脏要从胸口中被撕扯出来一般的痛苦。

   肺里一丝一毫的氧气也没有剩下,大脑里只有缺氧造成的让人眩晕的白色,紧紧攥着的胸口里,心脏要炸裂似的拼命鼓动着,耳膜里只有心脏激烈的跳动声和自己无助的喘息。他觉得像是有一双手紧紧地捂住了他的口鼻,捏住了血管,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尖叫着想要得到供氧。

   眼前明明是葱翠的绿色,从山道上俯瞰下去的景色理应畅快得让人欢呼,从耳边略过的风应该带着痛快的凉意,路边人们的欢呼和应援声应该让人热血沸腾,但他只感觉到每一寸肌肉都被逼至极限的痛苦,连抬起头来看着前方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埋着头,看着脚下快速略过的山路,不断地蹬着脚下的踏板。

   痛苦得要死了,怎么可能笑得出来啊……

   他想。

   对手又一次加速,背脊上仿佛有羽翼展开,迎着风毫不费力地爬上陡峭的山坡。他的喉咙干得就要冒出火来,连回应那个二年级生的挑衅的力气都没有。然而,早已绷紧到极致的双脚却还是要将最后一滴体力也榨干似的加快了回转的速度。

   绝对不会放弃,要靠努力,成为第一个征服山顶的人。

   这是作为一个平凡人的手岛纯太,唯一拥有的才能。

 

   “……纯太。”

   不知被谁推了推手臂,手岛纯太从梦中醒了过来。阳光一瞬间刺痛了他的眼睛,他眯起眼,努力地分辨着眼前的人影。

   “啊……是青八木啊。”

   金发的少年站在他的课桌前,从上方微微俯视着他,从窗口倾泻而下的阳光照在他的脸颊上,浅色的瞳孔中落满了斑驳的光影,仿佛飞鸟略过的湖面。青八木一沉默地看着睡眼惺忪的同伴,直到他似乎完全清醒了过来,才缓缓地说道:

   “你做梦了吗?”

   被戳中的人微微一愣,然后用略带着尴尬的笑容回应道:“是啊……梦到了高中联赛的时候的事。”

   他微微一顿,并不是想要刻意隐瞒什么,只是突然不知道如何开口。青八木却没有再问下去,他提了提肩上的背包,问道:“一起回家吗?”

  “好。”纯太点点头,“走吧。”

 

   渐渐进入深夏的风已经带着些让人昏昏欲睡的暖意了,刺眼的阳光渐渐暗淡,变成了浓厚的夕烧,在地平线上毫不吝啬地散发着最后一丝热量。手岛纯太惬意地踩着脚下的踏板,风温柔地抚过他裸露的皮肤,耳边是蝉热烈的鸣叫,还有节奏统一的轮胎转动的声音。

   “呐,青八木。”他微微挺直了背脊,让温暖的风拥抱整个身体,“你最近有去自行车部吗?”

   沉默的同伴轻轻地摇了摇头,用微微沙哑的声音回答道:“好几天没去了。”

   “是啊……我们,快要毕业了嘛。”

   青八木转过脸去,看着身边的人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黑色的发丝被风撩起,心情看上去倒是无比洒脱。他捏着车把的手指微微收紧,有些犹豫地问道:

   “纯太……舍不得?”

   “那是当然的咯!”似乎有些害羞,手岛纯太却还是坦率地承认了。“不过接下来会由升上三年级的小野田他们接手,我相信那群家伙会带好总北自行车队的。”

   “我啊……”

   纯太微微垂下了头,将视线投向身边的人。他的声音很轻,几乎都要被风掩盖。

   “最舍不得的,就是你啊,青八木。”

   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就变成了这样形影不离的组合,青八木已经不会刻意去回忆了。仿佛双脚踩在踏板上的那一刻,身边就已经有了这个人。自己很快,也很强,双脚仿佛有无数等着挣脱牢笼的力量,开赛的哨声如同砍断铁链的刀刃,挣脱束缚后的那一瞬间是畅快的自由。然而再怎样强壮的身体也不会有用之不尽的体力,只会莽撞地一路向前的自己,是在遇到这个人之后,才真正体会到公路车的快乐。

   手岛纯太只是一个从未站上过领奖台的凡人。

   他并不擅长任何一类的骑行,没有华丽的技巧,没有出色的天资。正如他自己所说,凡人唯一靠的就是努力。

   总有一天,努力能够打败天才。

   他和纯太,是Team2人组。

   公路车是团队的比赛,但最后冲过终点的人只会有一个。

   纯太用他出色的头脑,一次又一次地将自己送上了领奖台。

   无可代替的存在,最重要的同伴……再多强烈的辞藻也无法诠释自己和纯太之间的羁绊。青八木是如此相信着的,自己在领奖台上所接受的每一次荣光和掌声,都是和纯太共同得到的至上的荣耀。

   “青八木,你还记得我刚才说,我梦见了高中联赛的事情吗?”

   纯太略带苦涩的声音从右侧传来,他的语气听上去像是不经意一般轻松,青八木却觉得胸口一紧,他扭过头去看自己的搭档,但逆光掩住了他的神色。

   “你知道吗?虽然很卑鄙,但我有时候真的会想……要是当时没有停下来就好了啊。”

   要是没有停下来等真波的话……

   “耍帅停下来了,别人看上去我一定是个大笨蛋吧。”纯太的声音有些干涩,尽管这样说着,他的语气中却并没有任何悔意。

   下意识一般,青八木的手指按下了刹车,他停了下来,用一只脚稳住了身体。纯太似乎没有意料到同伴突然的止步,带着些许踉跄地停在了比青八木稍前距离的地方。他回过头,迎上青八木的眼睛。少年的眼神温柔而坚决,带着不用多言也彼此深知的默契,只是褪去了少许的青涩,变得更加毅然,仿佛把内心的一切都展露一般的坦率。

   “但是,纯太并不后悔,不是吗?”青八木说道,“即使再来一次,你仍然会停下来,因为纯太就是这样的人。”

   纯太微微一愣,轻声笑了出来:“真拿你没办法。我啊……”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有些自嘲地说道,“虽然是个凡人,但说实话,真的很想自己拿一次第一名呢。”

   “青八木,那天我真的很希望能让你大吃一惊。”

   “我很清楚自己只是一个什么才能都没有的凡人,爬坡什么的……即使努力地练习过了,实力上却仍旧存在巨大的差距,对手还是那个箱学的真波……说实话,爬坡真的是痛苦得要死了啊,别说像小野田那样轻松地露出笑容,即使是呼吸都感觉要耗掉最后一丝力气了。”他回应着青八木的眼神,用掌心贴上自己左边的胸膛,“但是我并不后悔当时冲了出去,也并不后悔最后停了下来。我知道有相信着我的人在等着我,我知道就算所有人都质疑我的能力,你也会相信着我。”

   夕阳中青八木无法看清楚同伴的神色,但他能看见纯太抬起手臂掩住了眼睛,无论是在第二年落选高中联赛参赛资格的时候,还是在最后一年的高中联赛后落败的时候,他也从未露出过这样的神态。

   “最后一年,能和你一起在高中联赛里骑车,我真的很高兴。”

   也许是他微微颤抖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在逞强,又也许是因为夕阳的拥抱下少年的剪影看上去纤细却坚强,察觉到的时候,青八木已经伸出了手。他的指尖碰到纯太微凉的皮肤,只是稍微用力,就将掩着双眼的手臂拿了下来。他无法分辨他脸上微湿的水痕是汗水还是泪水,但那眼神仍旧是他所熟识的手岛纯太,即使在最绝望的关头,也绝对不会放弃;即使在天才面前,也绝不退缩的凡人,手岛纯太。

   或许对于其他天赋异禀的选手们来说,手岛纯太只是无数试图在残酷赛事里徒劳挣扎着一席之地的普通选手,但对于总北,对于自己来说,没有什么比眼前这个人更加让人敬佩。

   正因为是凡人,正因为普通。

   “我也……”青八木用有些结结巴巴的声音回应道,他微微收紧了手指,握住了搭档的手,那双手和自己一样,长满了常年练习而得来的老茧,掌心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汗水和太阳的原因,潮湿而温热。

   “能和纯太一起……骑车,我也很高兴。”

   “纯太,最后和我一起再骑一次吧。”

   就好像很久以前我们第一次一起比赛的时候一样,在你的手推着我的后背将我送出去的时候,我能感觉到自己仿佛在迎向阳光,迎向从前从未知晓过的风景。即便前方的道路如同此刻无从知晓的未来一样毫无把握,因为有你在,就可以毫无畏惧地疾驰。

 

 

它虔诚地奉献着

向启示它的天空;

它激起了风并由它

吸引着最新鲜的

 

那从未得见的

山那边的光;

迟疑的地平线

跳跃着到来。

                        ——里尔克诗选

 

                                                                                                                      END

评论
热度(13)

© 维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