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_

露と落ち
露と消えにし

【黑法】在平地上有一次等候

在平地上有一次等候,

等候一位绝不会来的来宾;

不安的花园再一次探究,

它的微笑随即缓缓漾平。

           ——《在平地上有一次等候》里尔克

 

 

他来到这个小镇的时候,正值盛夏。

  樟树把巨大的阴影投在路边,安抚着人们因炎热而焦躁不安的心。中央广场的喷泉在阳光下反射出绚烂的七色彩光,蝉鸣在夏日的喧哗里显得分外刺耳,抓挠着人们心里最后一丝忍耐。在这个不算繁华的小镇里,这绝对算不上什么美妙的乐章。

  他抬起手,轻轻拉扯了一下帽檐,恰好遮住了一缕俏皮地溜出帽子的淡金色发丝。周围的路人时不时抬眼,用略带诧异的目光打量着这个异乡人,随即礼貌地垂下了眼,默不做声地走在散发着热气的混凝土的道路上。

  旅客似乎没有地方可去,他有些茫然的站在一间咖啡店门旁,在门口的铃铛因来了客人而发出愉快的清脆响声时偶尔抬眼。那双水蓝色的瞳孔里泛出细微的波动,看不清神色。

  “先生,要买花么?”稚嫩的童音从身后传来,他转过头,看见一个穿着有些破旧的碎花裙子的小女孩正怯生生地望着自己,溢满童真的脸上布上了一些灰尘,一束半开的白菊握在她手里。

  他蹲下身,将目光放到与女孩平齐的高度,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一块帕子,擦去女孩脸上的尘土。小女孩明显地颤了一下,看着这个有好看笑容的陌生男子重新把手帕叠好握在手里,然后问道:“帮我一个忙,我买你一束花,好么?”

  她点点头,将挎在右手臂上的花篮换到另一半,斑斓的花朵在摇晃下散发着浓郁的香气,在这个被热气蒸腾着的小镇里,让人微醺。

  “知道埋葬着战死的将士的墓园在哪里么?”男人有着温软柔和的声线,她点点头,下意识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在郊外,先生。郊外有一片墓园。”顿了一顿,她又补充道,“妈妈说,爸爸也在那里。”

  “……谢谢哦。”陌生人摸摸她有些干涩的头发,掏出几个硬币,接过已被小女孩手心的汗水微微润湿的花茎,转身离开。

  女孩愣愣地看着他离去的方向,那几枚硬币叮叮当当地落入她手心的时候,她似乎看到了那个人苍蓝色的双眼中一道一闪而过的清澈哀伤。

 

  法伊·D·佛罗莱特来到郊外的时候,天边已经泛出了一点霞光,太阳的余晖慷慨地铺撒满整个大地。他微微俯身,在那片灰白色的墓园里寻找熟悉的名字,那个名字属于一个男人。斜阳拉长他沉默的影子。

  乌鸦从头顶叫嚣着飞过,太阳已经遮掩住了一半的脸,地平线附近的夕阳像是沸腾的岩浆,把天空染成大片的血红色。

  他找到了那块墓碑。周遭的荒草表明无人来凭吊过躺在里面的人,细细刻上的碑文也被灰尘蒙盖。

  法伊蹲下身子,伸出手去擦拭,苍白修长的指轻轻划过那些有些风化了的字迹。

 

  他记得,那个男人跟自己说过,他没有亲人。

  其实他不说,他也知道。将生命投到这场战争里的人,大多数都失去了亲人。纳粹攻陷法国的时候,无数人的生命被掩埋在卐字旗下。而他们拿起战枪的时候,也有了这样的觉悟。

  在巴黎的那场混战里,谁都看不到是对方阵容里哪个人开的枪。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只来得及看到那个黑发的男人保住了自己,而当他回手去搂他宽厚的背时,只感觉到手上一片温热的潮湿。

  从战地医院醒过来的时候,他只来得及看到那个人一贯幽深的红瞳,被黑白照片的单调掩去了神采。

  在后来几个月的战役里,法军抓来了作为俘虏的纳粹党,对方咧开嘴,嚣张地看着审讯的金发少将,嘶吼着说:“你们中将都完蛋了,看你们这群法国人还能负隅顽抗多久!”

  法伊抿起嘴唇,不动声色地举起了手枪,毫不犹豫地对准了那个人的太阳穴。

  他不在乎这场战争的结果。还记得那个有着深邃血红双眼的人还在的时候,他们走在巴黎喧闹的大街上,那个人突然叹气,说其实无论赢的是哪一方,失去了的生命也不会再回来。

  “该结束了。”他说。

  战争结束后的三年,法伊从国外回到了故乡。最终触摸到的,却只是那个人冰冷的墓碑。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将额头贴上石碑。

  “黑大人,我来看你了哦。这次,会一直在这里,等到你回来我身边为止。”

  用我的余生,来等待。等待未知的相遇的那一天。

 

  打扫墓园的老妇人来到的时候,夕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她抬起手,将领口拉拢一些,抱怨着即将入夜而挂起的凉风,却意外地看到,那个法军少将有些荒凉的坟头,多了一束半开的白菊,乖顺地贴着大理石,仿佛陪同土地下的人一同沉眠。

  她回过头,看到一个纤瘦的背影,在血红色的天幕下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地平线上。

 

  “叮叮。”

  风铃清脆的声音响起,小店的主人抬起头,一双水蓝色的眼睛眯起来,露出愉快的笑容。

  “先生,这是今天的花。明天也要这种Marvel of Peru么?”送花的女孩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小心翼翼地问。

“嗯,谢谢你哦,Margaret。”他笑着扬了扬手里漂亮的杯子,“要喝杯咖啡再走吗?” 

“不、不用了……谢谢您。先生,今天也在等人么?”她歪歪头,有些不满地说,“为什么这个人总是爽约,您还要等他?”

 法伊拍拍她的头,朝她眨眨眼,“是呢,真可恶啊,等他回来了,一定要好好教训他,是吧?”

“是呢……”她附和道,随即微微红了脸,“那我走了,先生。”

“嗯,小心哟。”他绽开一个笑容,淡金色的短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流淌着熔金般的色彩。夏日的巴黎,能在空气里嗅到好闻的烤面包的味道,他深深呼吸一口熟悉的空气,随即小跑回到桌旁,撑住下巴,哼起欢乐的小调,等待着下一个踏入这家小店的客人。

是的,他在等待。

等一个不会到来的人,一场未知的相逢。

  

                                                         -END-


评论
热度(18)

© 维_ | Powered by LOFTER